如露也如电,如梦幻泡影,应作如是观
如露也如电,如梦幻泡影,应作如是观

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

 
一切有为法, 如梦幻泡影。 如露亦如电, 应作如是观。

从生到死,区区3万天,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? 夏虫意难平

三岁那年,我紧握着手中的棒棒糖,坚定的认为那最重要。 五岁那年,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,逮住那只蜻蜓,那一刻,它好像是最重要的。 七岁那年,我看着同桌手中的奖状,带着羡慕和一点点嫉妒,觉得那也许是最重要的。 九岁那年,仰躺在树荫下,阳光斑驳的洒在脸上,一个悠闲的暑假于我而言是如此重要。 十三岁那年,我意识到,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对我的人生很重要。 十六岁那年,坐在教室里,微风穿堂,盯着前排姑娘的马尾出了神,忽然觉得就这样一直下去也不错。 十八岁那年,我日夜苦读,求神拜佛,只为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。 二十二岁那年,告别校园,懵懂的踏进所谓社会,一份工作又成了最重要的。 二十四岁那年,迎来了我的婚礼,我看着满堂宾客和我的新娘,她当然不是我十六岁时的那个姑娘,心中只觉得有些遗憾,不过那一刻,我的新娘就成为了我最重要的人。 二十五岁那年,我和狐朋狗友推杯换盏,吹牛打屁,不谙世事的年纪,只觉得面子最重要。 二十六岁那年,我焦急的等在产房外,啼哭声打破了宁静,我知道,更重要的来了。 三十三岁那年,被房贷和车贷搞的焦头烂额的我觉得,钱可太重要了。 三十八岁那年,一生强硬的爸爸开始征求我的意见,那一刻我猛然意识到,他终于是老了。 还是三十八岁那年,妈妈再没有训斥过我,而是不厌其烦的念叨,还带着些小心翼翼,我知道,她也会老的。 又是三十八岁那年,儿子不再黏我,他有了自己的伙伴的生活,我知道,此后的一辈子,他只会不停的远离我。 那年,我恍然,可能时光才是这世上最重要的吧。 四十岁那年,看着乱七八糟的体检报告,我才想起,我从来没觉得自己重要。 四十五岁那年,浑浑噩噩度过了半生,挺着啤酒肚在工位摸鱼的时候,回想起年少的梦想,从未觉得梦想如此重要。 五十岁那年,看着儿子和一个还不错的姑娘步入婚姻殿堂,我眯着眼看着台上的儿子,不知道新娘是不是他十六岁时爱上的那个姑娘。但还是觉得儿子的幸福比我的幸福更重要。 五十五岁那年,我气喘吁吁的跟在孙子屁股后面,生怕他摔跤,那一刻,我从未给予孙子远大的希冀,他平安快乐便是最重要的。 六十岁那年,我将父母葬在了一起,年纪大了,很多事也便看开了许多,我没有流泪,只觉得,爸爸的责骂和母亲的絮叨在那一刻无比重要。 七十岁那年,妻子终是先走一步,儿子儿媳事业有成,孙子在外地读大学,我只能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闲逛,莫名觉得,妻子可比那广场舞的老太太重要的多。 七十五岁那年,在医院里,医生让我出去,单独留下我儿子的时候,我明白时间不多了,趁着这功夫我给孙子打了个电话,我想告诉他,如果你在十六岁的时候爱上过一个姑娘,可千万要握紧,就像握紧三岁那年手中的棒棒糖。思来想去,又觉得多少有些为老不尊,电话接通后,只说了一句爷爷想你了,有空来看看我。医生宽慰我问题不大,我笑着告诉医生,人生没有大问题,其实把日子过下去是最重要的。 七十六岁那年,孙子回来看我了,让他看到我奄奄一息的样子心里多少还有点别扭,儿子儿媳守在床边,泣不成声,我没有多余的精力思考什么最重要了,我只想着后事从简,儿子儿媳年纪也不小了,身体遭不住,孙子刚刚参加工作不久,请假不好请,别给领导留下坏印象。 正想着,不知哪里吹来一阵风,迷了我的眼,睁开眼,爸爸妈妈牵着手,脸上挂着我最熟悉的笑容,他们都是年轻的样子,张开双臂示意我抱抱,我好想他们啊,所以我毫不犹豫跳下床,向他们飞奔而去,奔跑中,我变成了六十岁的样子,五十岁的样子,四十岁的样子,三十岁的样子,直到变成三岁的样子,他们终于又能抱起我了,我向他们点点头,他们也笑着点头,带着我转身离开。我回望一眼儿子儿媳和孙子,他们抱着七十六岁的我,嚎啕大哭,虽然不舍,不过没关系,我知道他们依然可以过的很好。 所以,什么最重要?什么都重要,但又不是非有不可。 因为你曾经认为最重要的,总有失去的那天。遗憾总是人生的常态。